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

Dom的救贖

跟小瓜的關係邁入第二個月,慢慢發現自己有各種毛病。
最嚴重的是,常常動不動就灌他醋(沒錯,據他本人說根本是強迫用灌的不是喝的…囧)更變態的是,看到小瓜難過和生氣,第一個反應是開心和爽感。
例如說一些,想當收費、別的誰說公主可愛美麗、誰被我罵會很開心等等的。總是明示暗示的告訴他「媽咪要找其他可愛的弟弟」,幾乎近似於拋棄的語言。

這個情形已經有病到,小瓜跟我反應過很多次,甚至烙狠話告訴我「媽咪再說要當收費我就把項圈還妳!」而且這禮拜內已經病過一次,我還是持續無意識的在做這件事。

突然驚醒,是由於昨天,灌醋的病又發作。
公主:「如果媽咪沒錢養你~我要去當收費~」
瓜:『會這樣說,表示媽咪真的有想😡😡😡』
瓜:『去啊!什麼事情瓜瓜都願意,如果是這種事~~再見!😡』
瓜:『賺錢有很多方法為什麼要選這個』
瓜:『氣炸了😡😡😡😡😡😡😡』
公主:「媽咪沒有想,我只是開玩笑,小瓜冷靜」
瓜:『嗚嗚嗚嗚.....一點都不好笑』
公主:「媽咪對不起啦......囧 我我我我我不該這樣說」
瓜:『是啊......瓜瓜根本沒有權力決定......』



印象中在靠北主奴的文章裡面,常常提到「S是心理有缺陷的人」這個說法。

我突然發現,如果我們假設一切人的行為根本都是有心理的動機,那代表「想要虐人」(簡化的說法)這個行為底下,有更複雜的內在動機。而這個內在動機,絕對不單單呈現在各種BDSM的玩法技巧方面。

而是更廣更廣的,會呈現在日常生活的各種層面。

這些層面,不是sub這個角色可以接受的部份。更多的,他可能必須用他整個人、整個心,去承接這些虐與這些痛苦(你知道,她已經對你死心蹋地了,當然會選擇承接)。然後就很常看到,主奴雙方互相折磨~當然,如果雙方都可以達到一種平衡也很好。


就我自己來說,老公常覺得我在生活中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好的朋友。
慣性、無意識的甩開聯結,習慣離開了一個圈圈然後跳入另一個圈圈,習慣遊蕩在一個比較好的圈圈或是另一個比較不好的圈圈(也是自己定義的好和壞)。

對拋棄者來說,想看的無非是眼淚和憤怒的挽留,不是平靜。
彷彿在證明自己是好的,是值得留下的,而非一個做錯事的壞人,就不用承擔罪惡感與自責。外加說服自己,我沒有事、我不難過,因為我生活裡還有其他的擁有(例如其他喜歡我的人)。

詛咒著:你要不被拋棄,只有不停的變成乖小孩以及不停的渴求。

真的是有輪迴,重演老舊的戲碼。
假裝獨立自由、假裝自己一切很好、假裝無奈和沒時間。

隱微的是,又喜歡你(們),同時又慣性的緩緩的拋棄你(們);我不討厭你(們),但是我因為種種原因總是遠離你(們)。





「小瓜,不管你是個怎樣的孩子,媽媽都不會拋棄你,永遠愛你。」
我對我自己內在的小小孩,以及你說。

D/s的美麗,是雙方的救贖。
此刻我深深相信與盼望著。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我的主人不是我的主人

更新:腦公表示我這樣把他寫的太機車,下次我的重點結論要先寫出來,以免全世界都以為我們要離婚了一樣XDD 結論:住在一起之後,我看到了更完整的他,他是「他自己」,不是「我的主人」--我,不是他世界的中心,從來就不是。雖然難免失落,但卻是必然的失落……我們是為了共同生活而結婚,...